芬妲嵐

偶圈的包容度為什麼那麼低
天阿還是嘻哈圈好 怎麼搞都有人大歡呼
人設只是人設 重要的是文章帶感
不上升正主是咳cp的基本
渣攻渣受看得就是賞心悅目
真的不同意拉瓜吸血這種說法
誰的親兒子都是受好嗎 誰受誰家嗑的人多
不滿意就去咳逆cp 麻煩死了
偶圈真的一次次刷新我的認知

^苏络约'♡:

呜呜呜'不好意思'请让我站一下这对北极圈兄弟'
纪念我们大厂490男孩们'
讲实话我一开始是不喜欢卜凡凡穿金戴银的'觉得太做作'
可是以后看了才发现这个哈士奇大男孩真心太可爱了叭'还记得第一次凡哥看见农农说的话'“我看到他笑'我也想笑'”
络约真心希望大家看完这段话'谢谢'💕占tag抱歉'
“小兔子'”
“宝儿'”
“弟弟'”
“农农'”
“你凡哥知道不一定能和你一起出道'”
“所以'抱一下叭'”💕
“以后谁欺负你告诉凡哥'凡哥揍他去'小兔子你要乖乖的啊'我'我会想你的吖'那再见啦'”
P1 我最喜欢的一次拥抱哇'小兔子摸着凡哥的背安慰他'之后两个人把脑袋都放到对方的肩窝上'呜呜呜'为什么这么甜'结果我莫名的伤感了啊'QAQ
P2 同框啊'
“想在你的身后和你一起走完这条路'唱完这首歌'看完你的模样'”
凡哥和小兔子真的超暖心吼'
P3 不好意思'是我眼光了嘛'凡哥是不是拍了小兔子屁股一下'啊啊啊啊啊我吹爆吼'太太太甜了啦'之后小兔子还娇羞地低头了是叭'妈耶'头掉了'
P4 看到凡哥抬眉'小兔子憋笑了一下'可爱死啦'然后整好那个牌后小兔子对凡哥笑了一下'凡哥也回笑了'我们卜凡凡这么可爱的嘛'
P5 凡哥站在小兔子旁边帮他拿着麦'然后静静听他讲话'暖心炸掉了啦'💕
P6 回顾大厂男孩们的暖心拥抱'💕记得每次凡哥和兔兔同框时'兔兔就特别乖巧地跟着凡哥后面'可爱死掉'
“只要你能像现在一样开心地笑'你凡哥我就什么也不怕'”
P7 卜凡凡的邪魅一笑hhhhh和小兔子娇妻式乖巧'等等'卜凡凡你的手放在哪里呢喂'不好意思'我头又掉了'所以这是宣布占有权了嘛'小兔子也很骄傲的吼'
“这是我家兔子'你们别想了'”
P8 P9 小兔子这是交叉腿了吼'凡哥一直搂着腰'
“不行不行'我得护着我家兔子'这细皮嫩肉的可不能摔了'”
“你们都是些什么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人'看我家兔兔干嘛'”
P10 珍藏图片'
“想要一直在你旁边'”💕
我其实对卜凡凡没进团特别伤心'
看到那么高的一个男孩在后面哭得那么伤心'我的心就特别疼吖'不过卜凡凡现在发展的也很好啊'对北极圈男孩表示伤心'喜欢宝贝们看完它'谢谢'💕
这里是苏络约吖'
喜欢我的宝贝记得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下关注下啦'
再次对占tag说声抱歉'
望你喜'💕

白夜菌:

没有人再给你温暖拥抱

没有人给你拉上外套

也不会把你小心翼翼护在身后

一个人往前走会不会很累


關於更新文章 我是有進度的!

我想寫坤冉
Gosh的表面奶貓實際小老虎製作人曾坤×紅花會表面仙氣實際騷氣畢冉

唉 可是我得先填坑對吧

我的仙兒 番外01

大概就是有點劇透

-正文-

“爸媽,我們回來了” 丁飛領著自家兒子回家過年
“唉唷唷,奶奶看看啊,唉唷長大了啊寶貝兒孫”丁媽從丁飛懷裡抱過一個瘦小的男孩

“寶貝兒,不是學會說名字了嗎,忘記打招呼了啊?” 丁飛寵愛的摸了下兒子的頭笑道

“爺爺好,奶奶好,我叫丁風竹,新年快樂大吉大利” 小孩眨巴著大眼,和畢冉如出一轍的臉蛋,看著招人疼
“好好好,我這孫兒才五歲就那麼能說話了,等會兒讓爺爺去炫耀下好不好啊”
“哎呀真是,快進來吃飯吧,菜都要涼了呢”

在丁媽抱著風竹進去後,丁飛提這大包小包的禮物走在後頭
“你還知道要準備禮盒啊”丁爸嫌棄的看著自己的兒子
“我是您兒子呢,要不那麼嫌棄的臉”

丁飛的眼神暗了暗,畢竟他原先連回來過年的意願都沒有,要不是畢冉一再強調父母的重要他估計這輩子也不會回來了,因為他們,他差點失去畢冉失去兒子,也因為他們,畢冉的身體狀況在意外過後一直沒有起色,都是病懨懨的樣子,風竹也是,身體比起同齡的孩子弱許多

晚餐時間,丁媽準備了許多年菜,丁飛只是看了看問能不能用點清粥,風竹吃不了油膩的東西,一吃就吐,一吐又是得掛急診,丁媽聽了心疼,但擋不住丁飛說話時憎恨的眼神,只好笑笑的說聲一切會好起來的

用完餐後不久風竹還是把清粥都吐了出來,丁飛讓丁媽顧著,自己走到廚房磨藥沖奶粉

“奶奶、奶奶風竹會寫書法” 擔心奶奶生氣的風竹趕緊想個方法逗奶奶笑
“才五歲會寫書法啊?唉唷,我的寶貝那麼聰明”

丁爸趕緊去書房拿了墨水和毛筆

風竹拿起毛筆,有模有樣的點了幾下墨水,認真的樣子有幾分似畢冉,令丁爸想起幾年前兒子帶畢冉回家的情景

當時他們沒說明是在一起的關係,丁爸當畢冉是自己兒子般對待,因為知道畢冉的童年反而比丁飛更疼惜那孩子,偶爾會收到畢冉寫的字,或是自己會買些上等的毛筆送他,要不是後來發生了那些事,要不是自己衝動行事,現在也許他們會是和樂的一家子…

“生、來、如、風、堅、韌、似、竹” 丁爸的思緒被丁媽打斷,跟著湊過來看風竹寫的字

“唉唷,這不就是你的名字嗎? 風竹” 丁媽驚訝的看著風竹

“這「韌」多難寫啊,你都會啦? 唉唷真聰明啊我的孫,肯定冉冉、那孩子教的,看咱家丁飛,咋可能寫出這種呢,對吧老伴?” 丁媽說到冉冉是稍微頓了一下,說完後意味深長的看了下丁爸

丁爸只是讚許的拍了拍風竹的頭,說句我孫兒真厲害

風竹喝完奶後便因為藥效開始打盹,丁媽索性抱著風竹回房休息

“身子一直那麼弱嗎?” 房外丁爸和丁飛倒了點白酒對坐著
“嗯,稍微運動一下就累,體力比一般孩子差,就腦袋好使,聰明”

“抱歉丁飛,我不是個好爺爺,更不是個好父親,我毀了自己兒子又傷了自己的孫子…”丁爸說著說著哽咽了起來

他們的思緒一起回到了畢冉意外那天,躺在血泊中的畢冉,將手伸向丁爸求救,丁爸卻殘忍的用力推讓他又往下掉落幾個階梯後倉皇逃跑,這一切剛好被跑來找人的丁飛目睹

“爸,其實你真的該死,我怎麽也忘不掉他躺在那裡奄奄一息的樣子,那是第一次血腥味充斥我的鼻口我卻不敢反胃,我一心只希望他和寶寶活下來,一個是我真真切切守護八個月的寶貝,一個是我實實在在愛了六年的男人”

“抱歉…真的對不起啊丁飛…”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出來的丁媽也照樣哽咽的低下頭坐在丁爸身旁

“可是你們知道嗎? 冉冉說他原諒你們,他說他願意原諒你們,他也要我放下憎恨,我好難放下真的好難,可是他說要我放下,因為你們也為我這三十多年付出了很多,我心想他怎麽能夠原諒一心想置他和孩子於死地的你們,因為他善良,因為他善良啊,爸、媽,你們還不懂嗎? 該原諒你們的不是我,你們該道歉的對象,是冉冉啊,是畢冉啊”

“飛,下次帶畢冉回來吧好不好…”丁爸沙啞的說著,而丁媽早已泣不成聲

一夜過去,像是過了半輩子

早該釋懷了不是嗎? 冉,明年我能帶你回來了,你能正大光明的以我妻子的身分,進這個家門了…

我的仙兒 03

抱歉啊,我過年期間大病了一場😷😷😷
所以沒有準時初一更文😢

-正文-

要迎接李京澤和畢冉,知道他們不想張揚,歡迎會也索性就和紅花會組合的成員吃個飯就好。

劉嘉裕訂了一家不貴的餐廳,因為李京澤說回來想吃地道點的西安菜,於是他們最後決定去一家專賣西安家常菜的餐廳

“老逼你在走下去他們也不會比較快到,你好生生坐著不行嗎?” 劉嘉裕看著丁飛一直抱著瀟灑和少爺在包廂內來回走動不耐煩的說,他明白丁飛的緊張,但這樣走來走去的,說實在的挺煩人的

“瀟灑啊少爺啊你們媽要回來了緊張嗎?哈哈哈哈我一點都不緊張呢哈哈哈哈,壳兒你才緊張吧我頂多晃晃嘛替你們緩解氣氛而已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” 丁飛邊說邊滿頭汗的調整呼吸盡量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緊張

Mai無奈的在一旁梳著女兒一頭長髮嘆息歲月的流失和那些年少輕狂……和他的頭髮

“飛飛叔,坐下吧,好煩好煩呀~” 姚薇撒嬌的說著
“薇薇啊~妳還小,妳飛飛叔是要見情人”安夏溫柔的說
“飛飛叔,什麼是情人呀”

“就是妳叔叔這輩子最愛的人” 西子挪移的推了一下劉嘉裕

“飛飛叔說過最愛我的!”劉曦從劉嘉裕懷裡鑽出來理直氣壯的說著
“才不是呢,飛飛叔是我的!”姚薇也從爸爸摧殘她秀髮的魔掌中脫離
“我的!”
“不是,是我的!”
“我的飛飛叔!”
姐妹倆吵著吵著快要扭打了起來

“哎呀!倆祖宗啊別吵了妳們,我都喜歡好嗎?叔叔都喜歡”

“還是一樣拈花惹草啊老飛”

熟悉的聲音從伴隨著眾人的驚呼

“爸爸回來啦!” 三年內李京澤的變化不小,原先骨瘦如柴的身軀變得勻襯還帶了點肌肉,還是一頭髒辨但留長起來束了個馬尾及肩,臉上不再是奶氣的笑容,反而有棱有角的五官更顯得他的粗曠,穿著也更加男人味,Dickies白背心配上Vans牛仔外套,下半身一套Supreme工作褲,唯一不變的是胸前垂掛紅花會標誌的項鍊

跟在後頭的畢冉變化也不小

身材更加瘦小的讓人懷疑到底有沒有好好吃飯,一頭及腰長髮用黑色髮帶輕輕束著垂在身後,成仙的過程中擁有的銳氣被歲月撫平,現在的樣子完全是個仙兒,超脫世俗的境界,乖巧的微笑掛在臉上,依舊不變的一身白衣,和李京澤一樣掛著紅花會的項鍊

“我們,回來了” 低沉的桑音把丁飛打進一個黑暗的空間,似乎有什麼在撩撥他的心,癢癢的,想抓住又找不到它,水滴輕敲的聲音在他耳邊環繞,又像是多年前相識的那把蕭,繚繞在心頭

像那年一襲白衣的少年輕撫他的臉龐,頑皮的對他吐出的那陣煙霧,薰紅他的雙眼,瀰漫了他的肺部,卻令他貪戀

他從不真正討厭畢冉抽菸,他心裡反而喜歡偷偷的看著白衣少年被煙霧包圍的樣子,那很迷人,就像真的仙一樣,他的寶貝是上天派下來的。

紅花院

飛冉、貝冉、壳冉
紅花會妓/院設定 畢冉雙性 髒車
有涉及吸/毒 藥/物 《無法接受的不要看》
劇情無力 老子只會開車✌

試了很多次不知道這次的連結能不能看😢😢😢

連結在評論❤

我的仙兒 02

有生子 虐心虐身
劇情走向可以點我主頁觀看
呵,我絕對讓你們猜不到he或be

-正文-

紅花會雖然折損兩名大將但這幾年還是照樣的飛黃騰達
一切都是他們努力的成果,而原先創始人之一的丁飛,卻在這幾年慢慢的退了下來,發的歌少之又少,曲風也漸漸偏向抒情,甚至中國風樂器的出現

他對外界的說法是,年紀大了舞台該留給新人,而他也正在多元的嘗試不同曲風。

錄音結束後的丁飛和劉嘉裕站在工作室外抽菸

“壳,他要回來了”丁飛的聲音透露著一點興奮,但更多的是沉悶

“我知道,貝貝在群裡說了,會帶畢冉回來看大家”

“他原諒我了嗎?”

“呵,誰知道呢,他當初一走,一句話也沒留,都是貝貝替他善的後,這次要回來,他們倆都欠咱們”

“可是壳啊,我欠他啊…”

當初畢冉離開時,丁飛完全沒有察覺到異樣,繼續過著他花天酒地的生活,等到李京澤在群裡說他帶畢冉離開時,丁飛也覺得畢冉小家子氣的故意惹他,那他乾脆也不聞不問吧

一個月後丁飛突然生病發了高燒,躺在床上不停的喚著畢冉的名子,那時他才驚覺,畢冉真的走了
後來是劉嘉裕帶著他去掛急診照顧著他

“壳,你說,我是不是不能沒有他?”
劉嘉裕看著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丁飛無奈的嘆了口氣,替他蓋好被子後離開

隔天劉嘉裕帶著西子熬的湯藥前來探病
丁飛拿起盛好的湯,想起不久前,在畢冉離開前,他每一次生病都是畢冉不眠不休的照顧

他特別喜歡畢冉做的飯,細數多久沒吃過了呢?從他開始流連夜店,每晚回家不管再晚畢冉都會替他放熱水替他加熱飯菜,而他每一次都只是帶著炮/友沐浴,幹完了飯菜拿給當晚帶回來的男人女人,自己則倒頭大睡

而他也才意識到,好幾個月了,畢冉一直都沒在他懷裡睡過,畢竟每晚,他懷裡都是不同的人兒

三個月後,丁飛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世界崩塌,原以為永遠離不開他的人,真的一聲不響的走了,他發了瘋似的打電話發微信,卻由關機到後來成了空號,努力的在家裡尋找畢冉生活的痕跡,可他這一走像是計畫已久般的,一點兒他存在過的跡象都沒有,房間像是他搬來前的樣子

苦笑著嘆畢冉心細,離開時原來不只他的房間,整個家都大掃除過了,完全不留下他的東西,也知道丁飛不會打掃,他把一切準備的很好,離開的瀟灑,就像一陣風,無影蹤

丁飛怨恨自己不珍惜畢冉的一切
他的好、他的美

最後只在床底下看到了一盒剩下半包的菸

那天厭惡抽菸的他,點起那半包,雖然嗆鼻又難抽,還是一根一根的流著淚抽完

“我的仙兒,你是怎麽走的還留下這片迷霧”
“謝謝你帶給我的美好”
“仙兒…畢冉…冉冉…寶貝兒…”

丁飛從回憶中清醒
那天之後,丁飛像是換了個人一般,不再沉迷酒色,也開始退到幕後,主要招人進紅花會和管理紅花會的支出、活動

說到現在的紅花會能持續茁壯,丁飛的功勞佔了很大的部分

可他從未在碰過任何的男人、女人,彈壳總笑話他像縱慾過度的老人,但他們都心知肚明,這一切,都是對畢冉的虧欠。

大綱吧算是